流拍,又见流拍 中原银行股价寡淡股权拍卖持续冷场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16:38

流拍,又见流拍 中原银行股价寡淡股权拍卖持续冷场

2018-10-10 15:58来源:投资时报银行/股权/公司

原标题:流拍,又见流拍 中原银行股价寡淡股权拍卖持续冷场

不良贷款居高不下,新生不良抬头,逾期贷款占比持续上升,且何时回A股尚无时间表。一系列问题让市场对该行的前景持谨慎态度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 薛南骏

在中国,银行的股权曾像北京烤鸭一样令所有围观者垂涎欲滴。不过现在,“食客”们似乎已没了胃口。

2018年以来,总部设于河南郑州的中原银行(1216.HK),股权已数次遭遇流拍。最近一次失败纪录发生在9月28日。尽管相关标的只有43万股且起拍价要低于评估价,但依旧无人理会。

此次通过阿里司法拍卖的中原银行股权只是股东抵质押的产物,却至少说明两个问题:首先,市场对中原银行股权热度不高,对其发展前景持谨慎态度,同时也对其回A股时间不甚乐观;其次,中小地方性银行因为股权过于分散,经常面临股权变更的尴尬。

当一家银行的股权变成“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”街边摊贩生怕砸在手中的贱物时,问题的根源其实出在该行的经营状况上。

整合开封、安阳、新乡、许昌等13家省内城商行组成的中原银行,自港股上市以来股价表现长期暮气沉沉。截至10月9日,其52周的高点与低点分别为2.51港元/股及2.11港元/股,而当天匹配2.31港元收盘价的,是9000股合计2.07万港元的地量成交。

潜在投资者在对其迟迟未能解决的历史包袱表达担心的同时,发现新问题又不断涌现,包括不良贷款水平居高不下、新生不良抬头、逾期贷款占比持续上升等。冷眼旁观,恐怕是他们最理智的态度。

资产质量恶化

仅从利润表来看,中原银行业绩并不差。

2018年中报显示,截至2018年6月末,该行资产总额、负债总额、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等指标全线上升。

具体来看,中原银行资产总额为5450.36亿元,较上年末的5219.9亿元增加了4.4%。其中发放贷款净额2115.66亿元,较上年末的1917.09亿元增加10.4%;负债总额为4999.22亿元,较上年末的4758.99亿元增5%,其中吸收存款3388.59亿元,较上年末的3067.08亿元增加10.5%。与此同时,该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5.82亿元,同比增加17.06亿元,增幅29%;其中,利息净收入64.07亿元,同比增幅14.1%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.43亿元,同比增幅132.9%。而归属股东净利润则为18.52亿元,增加1.33亿元,增幅达7.7%。

不过外行看热闹、内行看门道,仅关注利润表并不能看出一家企业的真相。

“过去一个时期,甚至有个别评级机构在做信用风险评级时,利润指标基本不在模型变量范围内,藉此就能看出利润表有时或许就是一件相对华丽的外套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评价称。

中原银行财报显示,其资产质量在重组后并未实质好转,目前为止不良仍处上升阶段。中报数据显示,至2018年6月30日,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44.14亿元,较上年末的36.43亿元增加7.71亿元;不良贷款率为1.88%,较上年末上升0.05个百分点。

对于一直居高不下的不良率,中原银行每每以“历史遗留问题”为由进行解释。实际上,所谓“历史”,是指中原银行成立之时承接的债权债务所形成的不良资产。

据悉,2014年8月中原银行重组时从原13家城商行继承的若干不合格资产及客户,对其成立后的经营影响的确不小。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各类历史遗留案件诉讼,而不少案件自成立起即产生纠纷并沿袭至今,这亦导致该行成立以来不良率始终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虽然整合后的中原银行呈现出一定的新面貌,但现在其多数分支机构仍以过去城商行时期的人员为主体班底,经营风格能有多大改观外界不得而知。

记者注意到,在中原银行公司贷款项目中,短期贷款的不良余额为25.54亿元,较2017年年末增长了4.48亿元,不良贷款率更是从2017年年末的2.75%飙升至3.28%。而这类不良明显是重组后所产生。

此外,截至2018年6月30日,中原银行逾期贷款金额为121.53亿元,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5.55%,较上年末上升0.24个百分点。其中,逾期90天以上贷款金额为89.15亿元,占贷款总额的4.07%;而去年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金额为80.57亿元,占贷款总额的4.05%。也就是说,无论2017年末还是今年上半年末,中原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都远远高于不良贷款率,这也意味着其资产质量好转很难一蹴而就。

股权屡遭流拍

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下,各地方性银行不仅经营难度加大,还面临着股权不断被抛售、转让、质押等事件。“除了个别几家体量较大的省级城商行有地方国资为背景,股权较为稳定,其他中小型地方性银行股权都比较分散,甚至没有实际控制人。同时,持股方多为当地企业,这些企业股东在面临资金困境时,常拿这部分股权出来抵质押。如果到期无法还款,就会造成股权被司法拍卖。”业内人士分析称。

中原银行就是个中典型。

从股权结构现状来看,该行股权相对分散,实际单一大股东是河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但也仅直接持有约7.01%股份。

根据中原银行的宣传材料,该行称依据重组方案“多方参与、适度集中、有效制衡”的原则,经过2014年、2015年两次增资扩股和2017年H股上市,形成了基础股东、主要股东和大股东(战略股东)三个层级的“天坛式”股权结构:基础股东为持股在2%以下的原13家城商行众多股东;主要股东为5—8家持股在2%—5%的股东;大股东(战略股东)为3—5家持股比例在5%—10%的股东,并称这种“天坛式”股权结构能够防止一股独大和内部人控制。

效果是否如设计初衷所愿,外界尚无一定之见,但现实是:其股权频繁遭遇抵质押,并出现股权被司法拍卖的情况。

据记者统计,今年7月份以来,中原银行近10家股东逾1.1亿股股份被司法拍卖,且多次出现流拍现象。这1.1亿股均为抵质押过程中,出现本息未能如期偿还而被法院查收拍卖。更为尴尬的是,这1.1亿股中仅有逾2000万股拍卖成交,成交率仅为18%。

问题是,股权流拍现象并非中原银行一家如此。统观近一个月银行股权拍卖情况,仅温州银行拍卖股权悉数成交,其他银行股权成交寥寥。

对此,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指出,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频繁遭遇流拍、折价竞拍,说明市场的谨慎甚至不看好情绪。在利率市场化、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背景下,商业银行特别是农商行、城商行等中小银行面临较大发展压力,既无法享受大中型银行的规模效应,也没有互联网金融机制灵活、金融科技应用广泛的优势。

“从近期拍卖情况看,温州银行股权能悉数成交,说明现在并不是资金缺乏,而是资金更加谨慎,选择上更偏重相对优质的股权,或是预期能较早实现A股IPO的股权。”前述业内人士评价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